宝宝计划_宝宝计划官网_宝宝计划手机版_宝宝计划注册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宝宝计划 > 正文

宝宝计划

“中视频”是一个伪概念吗?

z5309950002020-10-22宝宝计划1159
“中视频”是一个伪概念吗?“中视频”这个名词是对视频行业发展历史和现状的一个总结。航通社在10月20日的西瓜视频年度活动上,今年初才从抖音

“中视频”是一个伪概念吗?

“中视频”这个名词是对视频行业发展历史和现状的一个总结。

航通社

在 10 月 20 日的西瓜视频年度活动上,今年初才从抖音转过来的任利锋提出了“中视频”的定义和卡位,并提出 20 亿元补贴计划。西瓜视频和抖音在“中视频”的内容、搜索服务方面将增加联动,并合力扶持创作者。

任利锋描述的“中视频”是时长在 1-30 分钟的视频内容。与短视频相比,“中视频”绝大部分是横屏,专业团队制作的 PGC 多于普通用户随手拍的 UGC,需要创作者投入更多精力专门制作。

跟我们熟悉的短视频相比,“中视频”是一个现在还让人觉得陌生的概念,即使它所阐述的内涵本身已经在现实生活中存在多年。

如航通社此前文章所指出的,很多厂商都喜欢用自己生造一个新概念的办法,来让人们觉得它的产品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。那么,这次的“中视频”也会是西瓜视频的一次生造概念,或者说“伪概念”吗?

“中视频”并非无中生有

简单地说,“中视频”这个名词并不是毫无根据的生造出来的,它是对视频行业发展历史和现状的一个总结。不管谁提出和定义“中视频”,“1-30 分钟”这个时间长度的视频生态蓬勃发展,是事实存在的。

短视频可以很短,抖音最开始的普遍设定是 15 秒,微信视频动态原本只能发 10 秒,后来延长到 15 秒;长视频可以很长,大型周播综艺节目单集片长可达 1.5-2 小时,经常要拆上下集。

而夹在它们之间的长度适中的视频,观众们都有着强烈的主动获取的需求。所以,各大视频网站都提供按时长筛选搜索结果的选项。这就能看出平台们各自心中对“中视频”的定义。

在 YouTube,视频时长有“短(小于 4 分钟)”和“长(大于 20 分钟)”两项。B 站的搜索颗粒度是 0-10 分钟,10-30 分钟,30-60 分钟及以上四种。西瓜视频进一步将 10 分钟以内的视频拆成 3 分钟以下,3-5 分钟和 5-10 分钟。

以 YouTube 的“中视频”定义即 5-20 分钟计算,观察 B 站近期的各分类排行榜,绝大多数热门视频均落在这个时间段内。如果采用任利锋“1-30 分钟”的定义,能包含的就更多了,会引入一些搞笑段子、鬼畜等更接近抖音的较短内容。

根据 Statista 2018 年 12 月统计,当时 YouTube 全站平均的内容时长按不同类别算,都位于 5-20 分钟的时段之内。

虽然没有什么人集中提出和推广过,但事实上大家已经做了很久的“中视频”。

自从家庭录像机在 70 年代开始普及,普通人有机会录制较完整的家庭视频时,出片时长就最有可能落在 5-30 分钟这个范围内。早期优酷和土豆(合并之前)上传的很多家庭视频都是如此,当然现在不一定还能挖的出来。

80 年代流行的 VHS 录像带一卷时长为 2-4 小时,此后 V8 和 MiniDV 等手持小型摄像机的时长都在 1-2 小时之间。这类录像机在所属的任何一个时代,都是绝对的高级消费品,录像带也是耗材,得省着用。所以一卷带子常见的做法是录完就暂停,分成几段到十几段录制,也就让每一小段的长度落在 5-30 分钟以内。

与之相对,前网络视频时代的电视节目,也普遍是这个长度。规整的电视时段以 15 分钟左右为单位,30 分钟包含 2 节,60 分钟则为 4 节。不计广告时长,每节在 10-12 分钟左右。90 年代的德国之声电视台,每个小时都被切成两半,整点有新闻,半点是专题节目。而新闻当中又按照头条、简讯、财经、体育、天气等分成 5 分钟的小块。

电视台就是最早的 PGC,所以现在专业的视频创作团队也完全沿袭了这个时长的传统。当以巫师财经、观察者网等为代表的媒体转战视频,它们不管是制作图文解说,还是访谈类、讲座类,基本都是这个长度。美妆、厨艺、旅游、街头采访等等类型的视频,也主要是半小时以内的长度。

回顾“中视频”的历史沿革,可以得出结论:5 分钟、10 分钟、30 分钟这些中等长度,是内容创作者经过实验得出的,最适宜传播一整段信息或讲完一整个故事的时长。

“中视频”能否定义平台的调性

在任利锋接受媒体群访的时候,有人提问说“中视频”这个定位比较模糊,比如 B 站年轻人多这样的概括才更能反映一个平台的调性。

就着这个“中视频不足以定义西瓜视频”的提问,任利锋反问道:

——答案显而易见。就像你无法说 YouTube 到底针对什么年龄段,什么地域或什么消费水平的观众一样,对每个视频平台都要找一个用户画像出来,多少有点儿“手里握着锤子,看什么都是钉子”的思维定势。

这还是基于研究 B 站绕不过它跟年轻人的强绑定,研究快手绕不过它跟“老铁”的强绑定这种经验。但对于更通用,更普适的平台而言,并不存在这样的一种定位;相反,与过去调性的强绑定还可能在平台长大以后,困住它们转型发展的脚步,是要被突破和颠覆的。

如果真的想弄明白现阶段“中视频到底是什么”这个问题,比任利锋更早描绘“中视频”概念的中信证券一份研究报告似乎更有帮助。这份报告撰写于 2019 年 12 月,它的核心观点是:“中视频”是短视频升级和长视频下沉合二为一的产物。

报告写道,随着 5G 带来更便捷和稳定的视频供给,“短视频平台将不断增加内容纵深,而长视频平台则不断丰富内容形式,拓展内容适配场景,拓展目标用户受众。”

抖音和快手都开放了 5-10 分钟或更长的视频时长,其中快手是一次性放开,抖音则是根据流量有序分配。相应地,长视频为主的平台试水短内容“讲故事”,深耕低线市场。优爱腾芒在制作自制剧和综艺的同时,将花絮、直播等边角料设定为付费增值内容,拓展主节目之外的纵深;又制作了专门的竖屏短剧、情景微剧形态,并将它们跟面向低配机型的极速版相结合。

特别是,通过长视频平台将大段综艺精编成中等长度,我们可以看出——中视频可以是长视频里的“短视频”。比如讲“法外狂徒张三”出名的法考视频,或者上古的老罗语录等等,讲一节课的全程很长,但可以生产出 6-10 分钟的金句集锦,达到爆款传播的效果。

由此可见,“中视频”概念定型之前,实际上早就成为兵家必争之地。目前几乎所有大的内容平台(还不只是说视频平台)都包含中视频。进入 2020 年,微博、百度、知乎都针对长度适中的视频而翻新原有 App、推出扶持计划,以及将视频内容放在更醒目的位置。就连微信也对视频号开放了更多的能力,上传视频的时长允许超过 1 分钟,并增加了弹幕功能等等。

既然任利锋提出的“中视频”概念本身只是对视频行业发展状况的一个总结,那么西瓜视频宣传其发力“中视频”,也就不是那种说要指定二次元、财经、历史等等垂类的战略,而是重申了平台面向的普适性。

对于平台普适性有多重要,B 站和快手应该深有体会。一段时间以来,它们总想着怎么突破自己过去在人心中形成的刻板印象。相比之下,西瓜视频的用户群体就没有多大的“历史包袱”。

怎么用好20亿的“中视频”补贴

除了打出“中视频”概念,会上西瓜视频提出的 20 亿元补贴计划同样引人注目。这些补贴措施落实之后,西瓜视频在业内的影响力,向不同年龄层的渗透率,可能会有多大的提升呢?

补贴政策收效如何,与视频创作者是否积极响应有很大的关系。一些创作者只是在分发到所有平台的时候同步到西瓜视频上,并没有下力气运营。有人担心,如果成熟的创作者由别处转到西瓜上活动,会失去其发展的“源头活水”。

这次宣布“中视频”概念的场合——“西瓜 PLAY”大会,就起到打消人们这种顾虑的作用。

每年的“西瓜 PLAY 好奇心大会”都是平台生态内优秀代表集中展示和发布平台统计数据的时间。今年主推的西瓜原生播主,就包括“阿木爷爷”“模型师老原儿”以及航拍武汉封城景观走红的“林晨同学”。虽然林晨同学的视频被海内外媒体大量引用是截取自抖音,但实际上抖音和西瓜的横屏“中视频”资源处在一个共同的池子里。

今年西瓜还重点推了“活字计划”,这是让原本擅长写图文内容的科技财经自媒体作者,通过培训和资源扶持迁移到视频领域的专项计划。温义飞和三表都是“活字计划”孵化的成功案例。

在比较 B 站和西瓜的观众互动时,任利锋以记录航海生活的“李船长笔记”为例说,评论里会有相关专业学生和从业者询问如货轮集装箱吊装技术、集装箱上的编码是什么意思等问题。李船长则会根据大家提供的选题方向做后续的节目。

“你会发现这些对话很有价值,一些非常深度的信息点被激发出来,无论在评论中还是后续的视频生产中都可能去延续这样的信息探索。”

在西瓜视频上流动的内容兼容性强,而不是专注于“年轻”、“城市/农村”这些排他的标签。虽然青年用户比较频繁参与了互动,但壮年乃至中老年用户也可以各取所需,有他们各自活跃的小型闭环。

任利锋在群访中提到,西瓜产品能触达的用户人群更加泛化,意味着平台可以涌现出多样化的优质视频。西瓜并不认为内容品类有高低之分,会“更加的去做多样化、普适化人群”。

他说,“西瓜视频受众年龄更大一些,背后积累了更多的社会阅历、工作经历,各行各业分布的人非常广。当这群人和他们喜欢的创作人去交流的时候,你会发现他们的对话很‘match’,不仅是热闹‘共鸣’,还有很多‘共振’的价值。”

不是所有的烧钱补贴都会奏效,字节跳动本身的补贴战也有过不太成功的例子。不过,至少在运营视频平台方面,它有非常多的成功经验。

当海外媒体分析 TikTok 相对于竞品的优势时候,它们发现除了推荐机制之外,其达人和 MCN 运营经验更是难以复制的。

TechCrunch 写道,扎克伯格误判了 TikTok 的巨大吸引力,以为单纯做个克隆版就能解决问题;事实上它必须为构建生态而招募创作者,甚至直接挖走顶级的网红。此前它为 Instagram 做的长视频分支 IGTV 正是因为作者们的商业化前景黯淡而失败的。

所以,只要西瓜有决心做长期投入,它的补贴大战将很可能是性价比很高的,也有可能就此改变现有的视频产业格局,乃至让“中视频”真的变成一个约定俗成的行业名词。

我们对国内视频行业的分类,本来就是随着时间推移而变化的。一开始只有优酷和土豆,后来变成自制节目的优爱腾芒一组,抖音快手等短视频一组,B站似乎是单独一组。西瓜这次提出“中视频”以后,最直接的就是要加入和 B 站的直接竞争。

“中视频”的玩家里面,现在已经有了原本的短视频和长视频平台们,或上升,或下沉。自然,今后也不会有只做“中视频”的平台,到最后估计也就是“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”了。

参考资料

https://www.statista.com/statistics/1026923/youtube-video-category-average-length/
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Ct-VuXwNy4M

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tIx_tcjJeqoaBp4jn6iMyQ

https://techcrunch.com/2019/10/01/instagram-vs-tiktok/